????阿卡姆的气氛还是很和谐的。

????黑面具先他一步被安排进了阿卡姆,亚伯来的时候黑面具已经被迫安顿好了。

????亚伯就这么泰然自若地顶着黑面具杀人一般的目光走了过去,蝙蝠给他安排的宿舍是最里面的一间,也就是说亚伯属于一级监视对象。

????最后那间病房并没有什么多余的防止罪犯逃脱的东西,只是用来隔离的一切都是用着空隙不过只能容纳指尖的铁网圈起来的。亚伯伸手试了试,那只是普通的用来导电的金属,没有掺和多余的东西,对他而言并没有什么威胁性。

????“哈哈哈,瞧我发现了什么!他们居然给我安排了一个舍友!”

????亚伯转过头就发现一张涂的惨白惨白的脸在他眼前放到最大,红的像是刚刚嗦了三斤番茄酱一样的嘴,还有那一头乱糟糟的海藻一样的绿毛。

????哦,是小丑。

????老蝙蝠变相把他丢过来看着小丑。

????亚伯很冷静,他没有躲闪或是害怕。他淡定的把小丑扒着铁丝网的手指尖一根根怼了回去,冷静评价,“口红不错。”

????“哦谢谢,我喜欢你的头发,像是长了天花的老太婆。”

????亚伯撸了一把自己被剪的霍霍缺缺的头发,“你的也不错,像是海王从海里带回来的绿藻。”

????海王:?

????“你是被蝙蝠送进来的?他可真是太讨厌了,我喜欢他的那几只小罗宾鸟。我以前抓过一只的,我把他捆起来,看他在笼子里挣扎。”小丑咧开了一个更大的笑,他盯着亚伯的脸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可是我一个不小心,他就没了——!”

????小丑伸出手臂比划了一下,他做出了一个挥动棍子一样的动作。

????他的笑声更难听了,难听到亚伯想要堵住他的嘴。

????“我前几天看到了蝙蝠侠的新小鸟,他可比上一个有趣多了!”小丑的手再一次扒在了铁丝网上,带着那些金属发出咣咣的声音,“我要去找那只小鸟儿玩,我要去送他一个独一无二的项圈!”

????“哦,对,我该这么做的!我马上就要去这么做!”

????随机他再一次看向亚伯,嘴边的笑更加疯狂了,他在做出邀请,邀请亚伯参加他疯狂的宴会。

????“我们是同样的人,我知道的,你也在渴望疯狂。”

????亚伯的手已经摸上了电闸的把手,他学着小丑咧出一个疯狂的笑,阴森森地瞅着小丑,“我渴望你个大头。”

????紧接着他直接将电闸拉到底。

????小丑的笑在亚伯摸上电闸的那一刹那就从脸上消失了,等过大的电流顺着金属导入他身体的时候他难得脑子一阵空白。亚伯面无表情地盯着被电倒在地还在笑的小丑,红色的嘴唇映衬着黄色的板牙,亚伯开始对未来的生活感到了一丝绝望。

????随后他第一次在普通人面前彻底放开了所有的魔分子,就那么将依旧打着电火花的铁丝网视为无物一般走到了小丑面前。

????小丑第一次在一个陌生人面前莫名有了一种要输的感觉,这次脑海中的所有细胞都在疯狂地警告他,但是他仿佛被铁钉钉在了原地一般无法动弹。

????那双眼睛如同他曾经跌入的那个化学染缸一般深不见底,只稍一眼就让小丑回忆起了种种痛苦而不堪的过去。

????“绝望吗?当初杰鸟一定是和你现在一样的心情吧。”

????亚伯伸手直接将小丑屋子里的铁凳子扭曲成了麻花一样的柱状物,作为未来的哥谭反派的一员,首要任务当然是有爱邻居,和本土反派和谐共处。

????“你也别紧张,毕竟我也不是什么恶魔。”紧接着亚伯一棍子敲在了小丑身边的地板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